中国372潜艇战备远航10天不开空调60度坚守战位

发布时间:2018-09-20 16:47:54

372潜艇官兵风采。 本报记者 穆瑞林 摄

  黝黑冷峻,伏波横卧。

  初冬的南中国海暖阳如煦,一艘钢铁蓝鲸静卧在海面上。

  就是它,不久前刚经历了一场与死神握手的绝地求生;就是它,英勇完成了一次带伤转战数千海里的秘密航程……

  大海波谲云诡,自有英雄安澜:滔天骇浪之中书写精武传奇,惊心动魄时刻默默忠诚报国!

  无边深海,只身赴龙潭的底气是什么?战胜险情,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血性胆气哪里来?今天,让我们一起走进海军372潜艇,探寻一个英雄群体临危不惧、处变不惊的精神内核。

  入水隐身,回港无声。深海潜行的生死时刻,官兵们挺身“堵枪眼”——

  有一种血性,叫默默地“豁出去”

  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,都只有一次。生死关头,不同的人做出不同选择。

  “嘭!”那天凌晨时分,372潜艇突遇“水下断崖”,潜艇急速下降。千钧一发之际,又一灭顶之灾降临:主机舱一根管道突然破裂,海水呈喷射状飞溅涌入。

  “损管警报!”“向所有水柜供气!”海上临时党委书记、任务指挥员、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支队长王红理,第一时间果断下令。

  此刻,主机舱内水雾迷蒙、噪音很大,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清。正在值更的电工区队长陈祖军、轮机兵朱召伟和电工班长毛雪刚瞬间就站了出来,条件反射般地关停了主电机和部分设备,并在第一时间进行封舱处理。

  “我们心里非常清楚,封舱就意味着断绝退路。”陈祖军告诉记者,“一旦堵漏失败,舱内的人就没有生还的机会。”然而,他们当时一心只想着快速堵漏,其他的都没有来得及考虑。

  位于舱底的朱召伟迅疾扑向破损的管路,却被高压海水一次次冲了回来,飞溅的海水打在身上如针刺般疼。后背撞到舱壁上,被螺杆划得血流不止,他全然不顾,拼尽全力终于将阀门关闭。

  毛雪刚跌撞着从前跑到后,从上跑到下,一路摸索着关闭大小阀门40多个,并成功向舱室供气建立反压力,延缓了进水速度。高压气体将他挤压得呼吸困难,耳膜刺痛,脑袋嗡嗡作响……

  “潜艇兵都知道,潜艇一怕掉深、二怕进水、三怕起火。主机舱内遍布各种电气设备,一旦被淹将导致短路引发火灾,多种险情叠加带给我们的将是艇毁人亡。”随艇出航的海军司令部参谋马泽说,3名战士果敢决绝的动作,为潜艇快速浮起争取了时间、创造了条件。

  “临难不顾生,身死魂飞扬。岂为全躯士,效命争战场。”官兵们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,把生的希望让给战友,一曲新时期挺身“堵枪眼”的革命英雄主义壮歌回响在无边深海!

  潜艇成功浮起后,官兵又展开一场抢修受损设备的接力赛——

  动力长肖亮3次累晕在岗位上,清醒后又继续投入战斗;舱段兵邹晓波连续6次潜入管路交错、混杂着油污的舱底,呛进嘴里的污油水又脏又臭,但他硬是用手一点点把堵在排水口的残渣掏干净……

  据介绍,数十名抢修官兵在逼仄狭小、温度高达53℃的主机舱内,处理电线、电缆、线圈的总长度超过10千米,连续60个小时完成的工作量,相当于岸基车间里30个熟练工人60天的工作量。

  入水隐身,回港无声。深海潜航需要静默,官兵不敢大声说话,避免产生更多噪音。潜艇兵每一次执行任务,干什么、去多久、去哪里,都是秘密。对潜艇兵来说,有一种血性,叫默默地“豁出去”。

  这次远航前,艇队有2名官兵家属即将临产,12名官兵的家人即将来队团聚……在使命面前,官兵来不及向妻儿说句再见,顾不上向父母道声保重,便悄无声息出征。

  这次远航前,王红理的母亲病重,他刚回到湖南老家就接到任务通知。望着病榻上面容憔悴的老母亲,想到可能无法送老人最后一程,他心如刀绞,泪流满面。

  “为将忘家,逾垠忘亲,指敌忘身,必死则生。”这就是英雄的372潜艇官兵!

  潜艇出航往往“上有敌情、下有特情”,官兵犹如在刀尖上跳舞——

  有一种淬炼,叫刀口舔血

  战斗警报响起,王红理心中一紧,真正的战斗即将打响。

  那天清晨,372潜艇因水下遇险导致装备受损,正在水面紧急抢修。此时,多批外军舰机不请自来,对潜艇进行大强度的跟踪监视和围追堵截。

  他们还能“战”吗?

  这一刻,372潜艇虽然经过修理初具航行条件,但“伤势”依然很严重。

  这一刻,连续几十小时的排险、抢修,让大家又累又困,身心疲惫到了极点。

  王红理十分清楚,这时与对手周旋,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。

网站简介  |   产品服务  |   招聘信息  |   广告服务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

copyright2002-2019 闽南养生网 all rights reserved.